兔子兔子我爱兔子!

转学连最后都没跟我说啊,qq也不动声色的删了,我还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你真够可以啊🙃

【萧疏寒x你】若当来世(be)

#狐妖小红娘paro
#ooc有
#新人胎教文笔
#刀子预警









*再世续缘的方式是人与妖共同向苦情树起誓,以妖和人相爱的记忆和部分妖力为祭品,封入自己的法宝中,再借狐妖之力把此法宝一分为二,人类手持半个法宝死去,法宝就会随人的灵魂一起轮回转世,转世的人会带着半个法宝出生,出生之后,借助狐妖的道具和力量帮助,让人和妖恢复前世的记忆,达成连理。再世续缘的人每次转世只能易姓不得易名。妖死则缘灭。













如果可以的话,好想成为人类

不求生生世世的守候,只求一生一世的陪伴

死前的你,这样想着




你初次遇见萧疏寒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你已经忘记,那一世的他姓什么了。

作为一个妖怪,提升妖力的方法基本只有两种
一是修炼,二是杀人。你本着不得罪人类的心思只靠修炼获取妖力,然而,修炼得到的妖力微乎其微,于是你也和大多数妖怪一样,选择了杀人。

你坐在河边,装成一个被河水冲走鞋子的少女,坐在岸边低声哭着,那一世的萧疏寒朝你走来,问到:“姑娘,何事哭得如此伤心?”你回头朝他望去,只见他一身道袍,虽说着关切的话语,脸上却无半点表情,你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是被惊艳到了,世间竟有生的如此好看的人。他见你不说话,朝你伸出手,说:“姑娘,地上凉,先起来再说吧。”你意识到自己的愣神,慌乱的说:“啊…可是,我,我的鞋子,被河水冲走了……”他沉思了一下,说:“姑娘,你给贫道指路,贫道背你回去可好?”“嗯…嗯!有劳道长了!”

虽说是演戏,可你的脸,却像红透了的柿子一样。你胡乱给他指着路,走到一处无人地时,你才想起自己的目的,你跳下来,想偷袭他,他却像是早就察觉到了一样,抽出剑,仅用剑气就把你击倒在地。他用剑指着你,问到:“妖怪,你一路引我至此,究竟有何目的”

你承认你是被吓哭的,你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被一个长得超好看且看起来很厉害的道士拿剑指着。你抽噎着含糊不清的说:“呜…我,我只是想,想提升妖力……呜,这是第一次,下次,下次不敢了,求你别杀我……”你磕磕绊绊的说完这段话,他只是嘴角抽了抽,把剑收了回去。可你还是眼泪汪汪的望着他,他把头别过一边,不去看你,不自然的咳了一声:“既然只是第一次,那贫道就不多说什么了,劝姑娘安心修炼,莫要再走什么歪门邪道”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贫道,告辞了”

“等等,道长……”你依旧坐在地上,叫住了没走开几步的他,不自然的开口:“我……吓得脚软……”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终你还是被这位又好心又好看的道长抱回了家,过起了同居生活

—————————————————————

那一世其实挺平淡的,不过你永远都记得,你带他去苦情树下许愿的那一天。

七夕那一天,你费了好大劲才把这位道长从家里拉出来,然而一路上,他不说话,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着街上打情骂俏的情侣,突然扭头对他说:“我今天,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他点头默许。

你带他来到了涂山,来到了苦情树下。

那天的风轻轻的吹着,你伸手抓住苦情树飘落的叶子,笑着对他说:“这是苦情树,在这树下许愿的人与妖,下辈子也能相见。”你顿了一下,“你愿意和我许愿吗?”

终于把这句话说出来了啊,你从小就知道涂山转世续缘的故事,你也曾幻想和自己相爱的人来这颗树下起誓。现在,你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生怕他一句“抱歉”扭头就走,然而回答你的,是一个落在唇瓣上的吻:“我愿意”

真是温柔的不像话啊







直到他离去的那一日

他已白发苍苍,而你却还是十几岁豆蔻少女的模样

他想抬手去摸你的头发,然而还没碰到,手就无力的垂下了

他闭上眼睛的时候,你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记忆里,渐渐变淡

你找来纸笔,记录着你与他的事情,一边写还一边念叨着“不能忘记、不能忘记……”

泪珠终于不受控制带落下,晕染了丹青



—————————————————————

“我与姑娘的缘在前世已断,还请姑娘勿要强求”

这是第二世,你去找他时,他对你说的话

你垂下眼睑不说话

“天色不早了,姑娘请回吧”

“祝姑娘早日找到自己的良缘”

你找住负责你缘线签的红线仙,抓住她的衣襟质问她为何无法结缘成功。

“呵呵呵,小妹妹,你才等了他一世,就想与他再续前缘吗?”红线仙不慌不忙的开口,“你这种妖怪我见过很多,可是啊,苦情树给你们的是机会,而非保障;在在涂山等待的妖怪们,百年算少,几千年的都有。所以说啊,我们红线仙,总会在续缘失败时多一句嘴”

“痴情的妖怪啊,请再等一世吧”





一世世的等待,一次次的失望

你变得麻木

在不知第几世时,你告诉红线仙“不必麻烦您了”“为什么?”红线仙问道。你把弄着手中的流苏:“其实吧,只要他过得好,我也就安心了…”“我明白”红线仙点点头,似笑非笑,又对你说:“不过续缘还没结束,若有其他需求,随时可以到涂山来找我。”说完便消失了

萧疏寒的桌子上,开始出现了各种小玩意,剑穗、香囊,风铃,有时甚至是油纸包着的两串糖葫芦————都是你送的。萧疏寒觉得那些东西十分熟悉,仔细检查后发现并无异样就都收下了。

为何他会那么轻易的就收下我送的东西啊?你躲在树后看萧疏寒练剑想着。对了,你突然想起来,转世续缘中,妖会转嫁一半妖力给对方,所以他才发现不了我的存在吧!有了这个发现的你兴奋的摇起了并不存在的尾巴。

夜晚,你潜入萧疏寒的房间,坐在床边,看着萧疏寒的睡颜,感慨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你扭头,瞟见挂在墙上的剑上前缠着你送的剑穗,一阵脸红。

突然,你感觉到了除了自己玩的其他妖气,赶忙出去查看。

情况好像不太妙,是三个妖,而且妖力,可以确定在你之上。

“来武当山闹事,先问过我再说”你中气十足的朝那三个妖说道,然而你自己几斤几两,你心中非常有abcd数,那三个妖冲你扑过来

没几下你就败下阵来,你靠着柱子,奄奄一息
“你和我们同为妖怪,为何要帮那帮臭道士”那三个妖其中一个问你,“闭嘴,不用你管!”“死到临头还嘴硬!”他们给了你最后一击。

脑子嗡嗡的响,四周弥漫着着血腥味,你感觉你的意识越来越不稳定

哈,好可惜啊,没能再多看看你

我果然很无能吧,活了几百年,妖力还是没什么长进啊

最后还是要你来帮忙

你眼中最后的画面,是萧疏寒提剑走来的模样




一如你与他初见的模样

————END———————————————
我写了什么东西啊【捂脸

【萧疏寒x你】若当来世(1)


#狐妖小红娘paro
#ooc有
#新人
#可能是be








*再世续缘的方式是人与妖共同向苦情树起誓,以妖和人相爱的记忆和部分妖力为祭品,封入自己的法宝中,再借狐妖之力把此法宝一分为二,人类手持半个法宝死去,法宝就会随人的灵魂一起轮回转世,转世的人会带着半个法宝出生,出生之后,借助狐妖的道具和力量帮助,让人和妖恢复前世的记忆,达成连理。再世续缘的人每次转世只能易姓不得易名。妖死则缘灭。













如果可以的话,好想成为人类

不求生生世世的守候,只求一生一世的陪伴

死前的你,这样想着




你初次遇见萧疏寒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你已经忘记,那一世的他姓什么了。

作为一个妖怪,提升妖力的方法基本只有两种
一是修炼,二是杀人。你本着不得罪人类的心思只靠修炼获取妖力,然而,修炼得到的妖力微乎其微,于是你也和大多数妖怪一样,选择了杀人。

你坐在河边,装成一个被河水冲走鞋子的少女,坐在岸边低声哭着,那一世的萧疏寒朝你走来,问到:“姑娘,何事哭得如此伤心?”你回头朝他望去,只见他一身道袍,虽说着关切的话语,脸上却无半点表情,你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是被惊艳到了,世间竟有生的如此好看的人。他见你不说话,朝你伸出手,说:“姑娘,地上凉,先起来再说吧。”你意识到自己的愣神,慌乱的说:“啊…可是,我,我的鞋子,被河水冲走了……”他沉思了一下,说:“姑娘,你给贫道指路,贫道背你回去可好?”“嗯…嗯!有劳道长了!”

虽说是演戏,可你的脸,却像红透了的柿子一样。你胡乱给他指着路,走到一处无人地时,你才想起自己的目的,你跳下来,想偷袭他,他却像是早就察觉到了一样,抽出剑,仅用剑气就把你击倒在地。他用剑指着你,问到:“妖怪,你一路引我至此,究竟有何目的”

你承认你是被吓哭的,你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被一个长得超好看且看起来很厉害的道士拿剑指着。你抽噎着含糊不清的说:“呜…我,我只是想,想提升妖力……呜,这是第一次,下次,下次不敢了,求你别杀我……”你磕磕绊绊的说完这段话,他只是嘴角抽了抽,把剑收了回去。可你还是眼泪汪汪的望着他,他把头别过一边,不去看你,不自然的咳了一声:“既然只是第一次,那贫道就不多说什么了,劝姑娘安心修炼,莫要再走什么歪门邪道”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贫道,告辞了”

“等等,道长……”你依旧坐在地上,叫住了没走开几步的他,不自然的开口:“我……吓得脚软……”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终你还是被这位又好心又好看的道长抱回了家,过起了同居生活

—————————————————————

今天重温狐妖小红娘的时候想出来的梗,写了个贼短的开头,不知道有人看不//////
【话说有人眼熟我没/////】

【萧疏寒x你】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乙女向
#ooc有
#新人
#不喜者退散
(私设你是萧疏寒遛弯儿时捡到的孩子)
(基情客串:风无涯)



















大扎豪,我是萧老先生在后山遛弯儿时捡到的孩子之一,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我是个女的,而且是个精致的猪猪女孩【bu
也许你会认为我的生活是这样的:在家撩各位师兄,出门撩方思明楚留香胡铁花原随云南无声蔡居诚这样花天酒地的过完一辈子
然而!!!!!
不存在的!!!!!
我就是要搞事情!!!!!【拍桌.jpg】
我就是要皮这一下!!!!!





你轻手轻脚的走进萧疏寒的起居室,想要趁他不注意吓他一下。
你进去时,萧疏寒正站在窗前翻阅书籍,银发乖顺的垂在肩上,发质好的令人嫉妒,你曾很多次想上前撸个够,然而萧疏寒并没有让你如愿以偿。
你屏息凝神走到萧疏寒的背后,离他只有一步之遥时,他突然转身,手里的书还没合上,悠悠开口:“何事?”
这下可好了,你没吓到他,反倒被他吓到了了。你跌坐到地上,萧疏寒轻微的叹了一口气,伸手将你扶起,开口问:“你来不会只是为了吓我吧?”你故作忸怩的低着头说:“我…我有想嫁的人了…”
空气仿佛凝结了,萧疏寒不说话,只是盯着你看,深邃的目光仿佛要把你盯出一个洞。
“是谁?”
过了很久,你才听到这一句。
“是…”你深吸一口气,说:“是华山的风无涯师兄”
萧疏寒狠狠的把书拍在桌上,训斥到:“胡闹!”
你被这声响惊的抬起头,只见那人微皱眉头,眼里是你看不懂的情绪。你在心里偷笑,继续胡扯:“我知道掌门您定会有此反应,但我仍请掌门成全,我与风师兄…是真心相爱的。”萧疏寒压下心头的怒火平心静气的说:“风无涯在华山的地位不用我说,而武当素来与华山不合,就算我同意,华山那边会同意吗?更何况你才几岁?怎懂大人间的情爱之事?”
“我不懂,难道您懂吗?”你继续作死。
“……”萧疏寒被你说的脸红,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哼!”你脸上挂着两道泪痕跑了出去。然而刚跑出师门几里远,你就扶着墙角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可以说是戏精本精了。














几日后
萧疏寒收到你的来信
致亲爱的掌门:
弟子那天说的是玩笑话啦,掌门可千万不要气坏身子昂!掌门我现在跟香帅在金陵呢,不用担心我哦,我很安全的!金陵又好玩儿,那里的人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这里的!
(ps.嫁娶之事无需掌门担心,我一定会给您钓个金龟婿的!话说金陵的瓜好甜,掌门你要不要我给你带几个回去?)
武当精致猪猪女孩
萧疏寒将信放在桌上,往窗外金陵的方向望去,终是无言。




——————END————————————————

这这这…官方糖??
爆炸.jpg
双亲王站稳了

【双亲王】如何安慰失落的恋人

ooc可能有
幼儿园文笔
欢迎提意见



欧根有点郁闷。
原因是应为指挥官最近出击没有带她。
代替她的,是印第安纳波利斯。
欧根突然想起指挥官在誓约系统出来之前许诺把第一个戒指送给她
又想到每次出击指挥官与后排的企业光辉争论到底是该叫她非根亲王还是培根亲王
突然,欧根觉得鼻子有点酸
欧根抱膝坐在沙滩上 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 一个声音使她睁开了眼
“欧根“
欧根急忙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
疑惑的问道
“威尔士…?是你吗?”
威尔士走近欧根
“嗯,是我。指挥官见你出去了那么久也没回来,让我出来找你”
欧根敷衍的答到
“嗯,那我们回去吧”
威尔士皱了皱眉,说
“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
欧根与威尔士都是最早来到的几艘金皮
欧根叹了口气,将心事说了出来
威尔士听后垂眸,随后轻轻把欧根拥近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才放开欧根
“好点了吗”
欧根点点头
“那么,现在听我说”
“也许在指挥官那里,你也许能被印第安纳波利斯代替”
“但在我心里,你是唯一的,不可替代的,最特殊的人”
欧根笑了
能遇到大家真好
能遇到指挥官真好
能遇到威尔士,真的,好幸福
最终,一个带着海风略腥咸的吻,打开了少女的心结
(指挥官:欧根啊不用你是应为你太费油了啊)
——end


【双亲王】【唐卡】冷cp大旗我来扛

ooc可能有
文笔垃圾




【双亲王】
双亲王最虐的不是欧根协助俾斯麦击伤威尔士
而是威尔士需要一群白鹰队友而欧根是个铁血
你说虐不虐:)




【唐卡】
唐卡最虐的不是双双被拆毁
而是刚被指挥官捞到就退役了
咱不能歧视驱逐:)




——end
我都写了点什么
可能会出其他cp的这个系列吧…
但也没人想看吧…

【唐斯x卡辛】饿到自割腿肉

有历史向
很不严谨
幼儿园文笔
ooc可能有
欢迎捉虫




卡辛单向视觉
1941.12.7
嘶……好疼……
腰部和背部断裂的感觉逐渐蔓延全身
周围只有人们慌乱的脚步
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模糊了我的眼睛
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跳动的战火
眼皮越来越沉重
呼……稍微…休息一下吧?
不行…那孩子…怎么办…
坚持不下去了…抱歉…






1947.1.28
今天,卡辛号退役于太平洋舰队
历史书上是这样写的
和我一起退役的,还有那孩子…
无所谓了,早应该料到的不是吗
于是我就浑浑噩噩过了一年
直到有一天
人们将我的器官…人们称它为零件吧
将我的一个个零件拆除
我也终于……真正的闭上了眼
那孩子…现在在干什么呢
思绪渐渐飘远…
【卡辛视觉结束】
“卡辛,醒醒,起床了。”
指挥官轻轻摇了摇卡辛
见卡辛慢慢睁开眼,指挥官就急忙说到
“今天来了一个孩子,和你很像哦”
“快穿好衣服去见一下吧”
整理好衣着后,卡辛跟随指挥官来到大厅
大厅里转过身,两人都愣住了
卡辛一步一步慢慢走过去
“你是我的…妹妹…?”
回答卡辛的,是一个拥抱
——end
真的炒鸡烂
我写了点什么啊

悄咪咪问一句

有人吃这几对吗qwqqq
威尔士亲王x欧根亲王
爱宕x高雄
唐斯x卡辛
有同好吗qwqqq